通用banner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聯系我們Contact Us

山東藍锘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手 機:18963387779

電 話:0633-2957169

郵 箱:lnsales@lannova.cn

網 址:http://www.gdkangli.net

地 址:山東省日照市東港區高新七路電子信息產業園


江蘇化工整治博弈:53家化工園區誰會出局?大量企業整改仍未復工

2020-09-28 10:56:31

前期投入大量資金按照政府要求進行技術提升整改,但何時啟動全面復工復產仍未有定論。這是擺在當前江蘇連云港和鹽城地區諸多中小化工投資者和從業者面前最現實的問題。

9月23日,蘇南某龍頭化工企業的大股東拜訪了連云港市兩灌地區(灌南、灌云兩縣)的主要領導,欲探尋項目所在園區能否盡快復工復產。

兩灌地區一直是江蘇省的經濟洼地。20年前,依托臨海、臨河的區位優勢,謀劃布局化工產業。高峰期,化工產業對財政收入的貢獻占比接近40%左右。

但由于歷史定位、環保約束、管理能力等原因,沿灌河周邊多個地區的化工產業未能走出高端化路線,給當地生態環境和安全生產帶來較大的壓力。

受江蘇2019年“3·21”化工爆炸事故的影響,從當年11月底,國務院督導組用一年時間在江蘇開展安全生產專項整治督導工作,江蘇化工產業生態和布局進入有史以來的最深度調整期。

化工是江蘇的支柱產業,可以生產20多個大門類、3萬多個品種規格的產品,主營業務收入、利潤總額領先全國。從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持續的調研采訪看,因為近年來持續的整治,部分民營化工巨頭的行業龍頭地位正被其他省份的同行圍獵,江蘇化工產業在全國的優勢和地位已岌岌可危。

 

圖視覺中國

目前,國務院督查組在江蘇的工作已進入最后階段。根據中央和省級要求,全省化工整治所執行的“一園一策”和“一企一策”方案已完成評估。由于結論尚未對外公布,是進是退,部分化工園區和企業的未來前景充滿未知數。

復產路漫漫

根據2019年4月27日下發的《江蘇省化工產業完全環保整治提升方案》,新建化工園區以及化工園區外新建化工企業一律不予批準;沿長江干支流兩側1公里范圍內、且在園區外的化工生產企業,原則上2020年底前全部退出或搬遷,并嚴禁新建、擴建化工園區和化工項目;對確實不能搬遷的企業逐一進行安全風險和環境風險評估,抓緊改造提升。

在當前的大整治調整期間,兩灌地區化工企業何時才能復工復產仍未可知。

一方面,諸多停產企業的投資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流程上看,根據整改清單逐條對照是否到位,先由企業所在地的縣(區、市)政府牽頭應急、環保等多個部門進行驗收,然后再由設區市的同等部門再過一遍,最后由設區市行政決策者給出復產復工的指令。

但企業層面的說法與地方政府有所不同。

江蘇鹽城市、連云港市多個化工園區的負責人對記者表示,縣級和省轄市(設區市)的態度固然重要,但取決于省“一園一策”“一企一策”的評估結論,還取決于企業的整改質量和園區的配套保障水平。

目前江蘇擁有各類化工園區53家。從上述方案看,化工產業區域布局要明顯改善,并壓減全省化工園區(集中區)的數量。

某縣委書記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一方面正在督促停產企業加快整改;另一方面正在加快完善園區配套設施建設,提升安全、環保保障水平,讓企業能夠盡早復工復產。

記者獲得的《國務院督導組在連云港督導指出問題清單》中指出,政府監管層面存在問題,職責缺失,監管缺乏創新,監管方法手段單一,存在“一刀切”現象。如在發生事故或被輿論披露后,又要求一律停產(部分企業停產近2年),雖制定了復產驗收程序,但實際復產企業很少,大量企業設備長期停工。

并且,在《國務院江蘇安全生產專項整治“回頭看”新發現的突出問題清單(涉及連云港市部分)分解落實方案》中,又指出了“個性問題”:有的地方采取“一刀切”的方式,直接把安全與發展對立起來……部分低風險、高收益的企業也未能復工……有的城市在解決安全生產歷史遺留問題上擔當作為不夠,“一刀切”問題整改進展遲緩。

采訪中,針對上述督導組給出的問題,受訪縣級領導對此解釋,“堅決支持達到整改標準的企業復工復產;達不到整改標準的堅決不能復產;園區的安全、環保配套設施必須穩定運行,達到為復產企業提供服務的條件?!?/span>

而從目前情況看,地方政府還面臨著一大壓力:就是對關閉退出企業的清理,包括拆除生產裝置、及時處理“三廢”,消除安全環保隱患。

“我們也進行了研究,可以按照地方政府的要求進行升級改造,但從我們的現實情況出發,盡快復工復產更加關鍵?!痹谕.a停工的情況下,每月成本支出近90萬的某龍頭企業現場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另一方面,園區和企業亦派出專人在各地化工園區打聽同行進展。“我們上次去鄰近市以園區名義調研,分管的副縣長也參加了,但是沒有和對方說?!蹦郴@區的負責人告訴記者,雙方既客氣又有所保留。

化工園區一般遠離市區,相對獨立,從市區出發大多需要1個小時左右的車程。事實上,從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近期在連云港市和鹽城市的多個化工園區的實地調研看,由于智慧園區的建設完全覆蓋,不僅要登記車輛,還要根據疫情防控的需求登記個人健康碼,在大數據互通的情況下,外人進入的可能性為零。外圍觀察園區,外行人難以判斷是否復工復產。

化工大省如何破局

化工業重疊經濟洼地,頻頻發生的安全生產事故,似乎成為連云港市、鹽城市沿灌河地區無法抹除的痕跡。那么,解決歷史遺留問題在政府和企業層面如何實現?

多位與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數次長談的地方官員直言,一方面,由于經濟發展相對滯后,過去10多年確實存在園區安全環?;A設施薄弱、項目入園門檻不高、產業鏈不明晰等問題,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園區整體發展水平不高;另一方面,隨著化工企業數量的增加,政府的監管能力、監管水平不相匹配,帶來了執法監管上的寬軟,對一些涉及企業本質安全和“三廢”排放方面的處罰不到位,法律法規的威懾作用發揮不夠,少數企業用表面文章應付檢查。

在當地人士看來,安全事故發生后,黨政主要領導班子先后進行了調整,繼任者年輕化,專業化水平也大幅度提升,紀檢監察部門亦查處了不少案件。

在國務院督導組向江蘇省的反饋中,督導組分組下沉到13個設區市,對江蘇省96個縣(市、區)開展全覆蓋解剖式調研檢查,幫助排查3800多個問題隱患。

有當地陪同督導組的人士告訴記者,企業安全水平較低是較為突出的問題。有的企業負責人雖然考取了安全培訓合格證書,但訪談中暴露出安全意識淡薄,缺乏對安全和法律法規的敬畏,實際表現與安全知識技能不符。

2018年底,江蘇共有112家涉及硝化工藝的危險化學品企業,數量遠高于山東和浙江兩省之和(山東36家、浙江26家);而連云港市、鹽城市各有涉及硝化工藝的企業31家,合計占全省總數的55%。

經濟發展落后更容易導致化工人才的流失,尤其是高技能人才,這對縣域經濟發展是最致命的傷害。因此,在企業的應對方案不僅水準低,針對性和可操作性不強,多為“程序化”內容。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在政府強有力的推動下,目前對關閉退出企業的清理整頓工作已完成了大半。其中,對“三廢”的清理,灌南化工園區在邀請中國化學品協會“過了一趟”的基礎上,采取市場化手段與南京工業大學專業團隊深度合作?!肮虖U已經實現了動態清零,這包含了一些殘留物料?!眻F隊負責人、南京工業大學教授潘順龍表示,對存在的隱患,已經制定了時間表,一個一個消除,“為地方和企業尋找到有效性和經濟性結合的辦法?!?/span>

“我們上了熱電聯產項目,把企業的燃煤鍋爐全部淘汰,實現統一供熱;投資1.7億元,由南農大提供技術服務,針對園區企業工藝特點對污水處理廠進行了提標改造;建成了公共管廊,企業管道由暗到明;建設了針對化學品車輛的專用停車場;廢水、廢氣等排口自動監測設備全部安裝到位?!惫嗄匣@區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一是,園區相對獨立,公共配套不斷完善;二是,具備良好的區位優勢,臨港靠海的良好水陸運輸條件符合產業升級的條件;三是,處于長三角范圍接近原料市場、產成品市場,物流成本低?!蹦逞睾;@區負責人認為,沿海地區要為沿江地區的化工產業轉移提供空間。

灌南縣委書記任瑜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一方面是重構園區發展定位。委托省化工行業協會、省化工設計院等單位開展專項研究,搶抓《連云港石化產業基地總體發展規劃》修編機遇,進一步明確園區作為“連云港石化產業基地拓展區”的功能定位;另一方面是堅決淘汰落后產能。按照省“一企一策”評估意見,關閉退出安全環保問題突出的化工生產企業。全面貫徹落實國家產業政策,將組織相關專家,對入園項目的土地利用率、安全風險、污染防控、經濟效益等進行綜合評估,為高標準承接符合園區發展定位、工藝技術水平高、安全環保先進、帶動能力強的化工項目創造條件。

南工大給出的建議是,園區企業要向化工新材料、新醫藥等產業方向發展,向高端化學品延伸。“經初步測算,接近9平方公里的灌南化工園區可以盤活5000-6000畝土地,并打破原來的土地利用格局,可以根據新產業目錄合理進行新一輪的空間布局。園區歷史上最牛年產值貢獻150億元左右,我們提供的方案認為,如果下大力氣轉型升級,未來產值貢獻可達到600億元?!迸隧橗垖?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當前,灌南化工園區已從高峰期的80多家企業減少到當前的25家左右。記者獲悉,按照即將出臺的省“一企一策”評估,只保留不到20家。記者在園區看到,某生產熱敏感劑的外商獨資企業,已經拆除了所有生產設備。

產業優勢遇到挑戰

有行業專家認為,之前江蘇化工整治方案中提到的園區和企業數量大幅度壓縮的目標值,從實踐執行中看難度較大。因此后期略有淡化并提出了更高的安全生產、環境保護要求。

不過,江蘇化工轉向高質量發展勢在必行。據記者了解,江蘇化工企業數量是浙江2倍左右,高?;すに囌急雀?,高風險企業集中。來自江蘇省化工行業協會數據顯示,2020年1-3月,江蘇省石化規上企業2968家(較2019年末減少256家),實現主營業務收2231.00億元,同降20.03%;實現利潤總額42.40億元,同比陡降74.21%,近十來年新低。石化工業主營業務收入占全省工業的比重為10.15%,同比下降0.40個百分點;利潤總額占全省工業的比重5.52%,同比下滑7.64個百分點。

反觀浙江,在9月23日的2020中國國際石油化工大會上,浙江省副省長高興夫表示,石化產業作為浙江省龍頭產業,7月份全省規上石油和化工企業達到4555家,實現營收占全省規上工業的13.9%,到2022年全省規上石化產業總產值將達到15000億元以上。

因較長時間沒有復產復工,上文所述的蘇南某龍頭化工企業原本優勢產品的市場,已被其他省份的同行聯手擠壓,也對其資本市場產生了較大壓力,股票價值長期徘徊在低位?;て髽I一旦錯失市場機遇,則很快會被同行取代,這也是當前鹽城市和連云港市灌河地區諸多化工企業急于復工復產的重要原因。

不僅僅是在江蘇,記者采訪期間,多位化工行業研究者表示,化工園區和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發展空間狹窄等問題已經非常明顯。根據南京工業大學校長喬旭和團隊的調研,截至2018年11月,年度全國關?;て髽I達1334家,行業從業人數銳減超69萬人,近1年多來更是呈現劇減趨勢;而2018年全國化工虧損企業數量3682家,占比15.7%,虧損總額為586.4億元。

此外,江蘇本是醫藥和農藥中間體的重要生產地。當前的化工政策調整也讓許可證門檻低、投資利潤率高、附加值高、可規避專利壁壘的醫藥等中間體的生產企業限入了困局。

由于江蘇明確規定“禁止新(擴)建農藥、醫藥和染料中間體化工項目”,整治中,很多環保措施到位的醫藥中間體生產項目無法落地,尤其是高端醫藥與專利新藥配套的中間體制造工藝無法上馬,也無法提升整體技術的創新能力。而較高端的醫藥中間體、特色原料藥和專利原料藥往往依賴進口,產品更新迭代快。

南京工業大學校長喬旭對記者指出,化工產業發展和生態環境保護的關系并非不可調和,而是可以共存甚至互惠共贏的,環保監管與化工行業創新聯動發力。

其中,環保督查部門承擔對企業依法依規監管和幫扶指導的雙重責任,應與化工企業建立伙伴關系,給予企業達標整改的合理過渡期,推動企業通過產品升級、技術改造、裝備改良、強化管理等系統化治污手段,從源頭上解決污染問題;化工企業則應正確認識國家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的決心,全面履行防止污染主體責任,加大資金投入和技術改造力度,在環保督查部門給予的過渡期內真正實現達標排放,對于達標無望的產品生產裝置堅決關停。

來源:21世紀經濟網

 


標簽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山東藍锘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魯ICP備15040623號-1   網站建設: 邁網科技
久久精品国产72国产精,最新亚洲精品国偷自产在线,天天操天天干,米奇影院中文字幕在线